主球衣赞助却仅为意甲第六,三年获5700万欧赞助

2019-11-22 22:45 来源:未知

图片 1

图片 2

过去24小时,国米在球市上并未传出什么劲爆传闻,反倒是关于赞助费的问题,引发了举世大讨论。

2月7日讯据西班牙方面报道,巴萨已经与赞助商倍科达成一致,双方已签署为期三年的新合同,倍科每年赞助1900万欧元,三年共5700万。

新京报8月21日报道 孙杨因为他的领奖服,闹出了一场风波。

这一天最重要的新闻,就是国米公布了新的训练服赞助商:联想。

家电品牌倍科自2014年起开始成为巴萨赞助商,在完成续约合同后,将成为继耐克、日本乐天之后球队的第三大主赞助商。倍科品牌的商标将出现在巴萨训练服的胸前位置,而现在倍科的商标仅仅在训练服后背位置。此外,球队训练大衣、甘伯训练基地等也将会出现倍科的标志。西媒表示倍科将与巴萨在足球市场中展开更深入的合作。据悉,巴萨将在数日之后官方宣布这一协议。

在雅加达亚运会200米自由泳决赛领奖台上,获得冠军的孙杨与季军选手季新杰穿着不同品牌的服装亮相,后者穿着了安踏提供的中国代表团统一领奖服,孙杨则穿上亮黄色的某款服装。

图片 3

而按照规定,中国代表团运动员领奖时应穿上官方指定的领奖服,孙杨的行为违背了这一契约,引起安踏的不满。

赞助合同至少是五年,具体价格虽未披露,但评论员阿尔托贝齐分析,按照国米其他的中国赞助的均价来估计,也应该是千万欧元水准。

安踏公司当晚即发布声明称,“相信中国代表团将会有公正的处理决议”,并在20日表示“一件领奖服不止于成绩,更是国家荣誉,是国家形象,规则和底线不容辱没。”另一则声明更是称,“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。”

现在,国米训练服胸前广告是苏宁,背后广告是联想,意媒预估,仅是训练服的前后广告费,就很可能达到一赛季5000万欧元级别。国米的训练服赞助收益,绝对可以说得上是世界足坛最壕阔水准了。

1、孙杨应按合同穿安踏领奖服

图片 4

应当明确,孙杨穿个人签约品牌领奖并不合适。我们设想比较一下:世界杯决赛,法国夺冠,当全体法国队员都穿着耐克赞助的球衣上台领奖,如果唯独彪马的头号代言人格里兹曼,脱掉蓝色的法国球衣,换了件白色的彪马,混在一堆蓝色里面去捧大力神杯,那会是什么场面?一定很夸张。

要知道,当今足坛,最会拉赞助的两支球队当属曼联巴萨。

要做到孙杨这个份上,体坛历史往前数可能还真找不到可以匹敌的例子。

根据去年8月的统计,曼联合计有68家赞助商,总赞助费用2.79亿欧元以上。

运动员个人赞助商和团队赞助商不同是很普遍的情况,例如C罗个人签的是耐克,但皇马签的阿迪达斯,梅西又是个人签的阿迪,但巴萨签的是耐克。

巴萨有43家赞助商,总赞助费用2.61亿欧元以上。

可这不是什么处理不了的问题,体育世界商业体系这么多年了早就有很成熟的规范,说白了就一句话:按合同办事。

但即便是上述两家球队,训练服的赞助费用收入,也达不到5000万欧元水准!国际米兰这项收入,绝对是世界顶尖水准。

足球领域的行规是球衣训练服一定是要随球队的,但是球鞋一般留给球员自己决定;中国体育代表团的规矩则是领奖出场要跟大部队穿安踏,但是比赛的时候泳帽泳裤可以穿自己的,这是两家的合同都规定好划分好的,照章办事就没有人会犯难。

图片 5

但是不可否认,哪怕条款再清晰,商家心里也总是有自己的小九九,经常会通过经纪人或明或暗地“提示”运动员。

毕竟,大品牌、大商家都倾向于赞助球队的比赛服——从广告效果来看,显然是比赛服在媒体、电视机、公众面前有更高的曝光率。

比如说,能不能在本来不允许露出自家商标的时候,“不小心”露出一下?又比如说,能不能在本来应该露出竞争对手商标的时候,“不小心”又把它盖住?大牌运动员真要玩擦边球,被坑的团队赞助商那通常只能忍着。

训练服的照片,通常也只有密切关注球队官网、日常资讯的铁杆球迷,才会偶尔看到。

就例如1992年美国男篮“梦一队”奥运夺冠的时候,作为耐克首席的乔丹,就披了面美国国旗盖住了球队赞助商锐步的标志,但锐步显然不可能投诉乔丹不可以披国旗。

图片 6

孙杨第一天被投诉,第二天就披了面国旗去领奖。如果刚开始就学乔丹这么办,安踏是一定不好发作的;但是前面明摆着侵权,那也就没有办法。

所以按照足坛常规而言,一支球队比赛服的赞助费,远高于训练服的赞助费,这才合理。但是在国米情况完全不同,训练服的赞助费,较之比赛服的赞助费多,而且多出数倍,这绝对可算是足坛奇事一件了。

2、安踏指孙杨“凌驾国家利益”用力过度

图片 7

不过话说回来,安踏这次的公关,也值得琢磨:我第一次见到赞助商维权发张这么气势磅礴的海报,而且从舆论反应来看分明是用力过猛了。

根据去年九月,意大利财经类媒体的报道,2018-19赛季,国米比赛服的固定赞助费只有1000万欧元,不要说不到皇马等队的1/10,即便在收入普遍不高的意甲,国米主球衣赞助费也只能排在第六名。

孙杨是违规了没错,但侵也是侵了安踏的权,这和“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”还有很长的距离。

意甲球衣赞助费必付部分方面,尤文2600万欧元排名第一,萨索洛1800万排名第二(萨索洛的球衣赞助费是老板自己赞助自己,情况较为特殊),那不勒斯和AC米兰都是1500万并列第三,罗马1400万排名第五。

安踏还在海报上大书“国家荣誉”,但网民们看到的国家荣誉分明就是孙杨拿回来的金牌,而不是领奖服上印的到底是哪家的商标。

图片 8

网民没拿赞助商的钱,所以不会在乎安踏被侵权;唯一必须在乎的其实是中国体育代表团,因为他们以后还要继续从赞助商那里拿钱,所以一定要维护赞助商权益。

会有人表示:根据国米季末财报,倍耐力最终支付了一定的浮动费用,总计赛季赞助金额达到1900万欧元,这不也是意甲第二的水准?

这么说来,其实安踏比较明智的做法,应该是对外冷静,广而告之表示遗憾即可;但对内可以强硬,我相信体育代表团也会支持友商维权,甚至不排除按合同内部处罚孙杨。

做个必要的注解:一般而言,大多数球队的球衣赞助费,都有浮动奖金条款,但这些条款能否触发是存在变数的,所以财经类新闻在论述问题时,只会去比必付部分。毕竟一支球队难免会有高峰低谷,一到低谷就泡汤的费用,是不稳的。没道理拿国米的必付+浮动的总赞助费,去比别队的必付赞助费,然后来算排名。这不严谨。

但是现在,安踏公开怼广受欢迎的体育明星,而且辞令上也有硬伤,那就真是“杀敌未必到八千但自损一定过一万”了。

况且说,就算加上浮动,国米比赛服赞助费也才1900万欧元,仍然低于训练服赞助费。远远低于。

做错的是孙杨,被侵权的是安踏;但现在被这么多吃瓜网民不由分说责骂的也是安踏,这有点黑色幽默。

图片 9

苏宁入主国米后,依托人脉,国米广拉赞助,收入不断提升。但没有一份真正可靠的、中国公司之外的主赞助合同,这是国米的老大难问题。

在欧洲足坛,如皇马与阿迪达斯签署的赞助合同已是1年1.2亿级别。但国米号称的两大主赞助商,上赛季耐克的必付赞助费不过750万欧元,加上浮动也才1000万,约为皇马的十二分之一。

倍耐力的赞助费,必付部分1000万,就算是触发全部条款(若国米拿到三冠王,可以拿到理论的最大值),也不会高于2200万。

这两家赞助商,耐克与国米合作已经19年,倍耐力则已经合作22年,但现在,这两大多年合作伙伴,恰恰就是国米去与豪强竞争时的一大短板。

图片 10

当然,责任不在这两家公司,而在国米前任主席。

合同就摆在那里,还有很多年才到期,这两家公司总不可能烧了白纸黑字,哭着喊着多给国米送钱,这不符合商场的游戏规则。

所以,最该为此负责的,就是签下这样合同的国米前任主席。

类似商业赞助合同,几年一签才是正理,毕竟足坛通货膨胀的速度很快,几年涨次价是常规。像托希尔一样,非常外行的以低价签长约,而且还附带各种限制条款(比如国米的比赛服赞助合同就规定,球衣只允许有一家赞助方,所以国米想要卖个比赛服的袖口赞助都做不到,苏宁靠人脉拉来的赞助,只能去赞助训练服)。

要解决这些问题,需要时间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买球网站发布于买球网站APP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主球衣赞助却仅为意甲第六,三年获5700万欧赞助